播音主持艺考绝不能错过的4篇“冷门”自备稿件
2019
06/06
16:59

    播音主持艺考绝不能错过的4篇“冷门”自备稿件

    《弟弟》

    我弟弟生得很美而我一点也不。从小我们家里谁都惋惜着,因为那样的小嘴、大眼睛与长睫毛,生在男孩子的脸上,简直是白遭蹋了。长辈就是爱问他:你的眼睫毛借给我好不好?明天就还你。然而他总是一口回绝。有一次,大家说起某人的太太真漂亮,他问道:有我好看么?因此大家常常取笑他的虚荣心。

    他妒忌我画的图,趁没人的时候拿来撕了或是涂上两道黑杠子。我能够想象他心理上感受的压迫。我比他大一岁,比他会说话,比他身体好,我能吃的他不能吃,我能做的他不能做。

    一同玩的时候,总是我出主意。我们是“金家庄”上能征惯战的两员“骁将”,我叫月红,他叫杏红,我使一口宝剑,他使两只铜锤,还有许许多多虚拟的伙伴。开幕的时候永远是黄昏,金大妈在公众厨房里咚咚切菜,大家饱餐战饭,趁着月色翻过山头去攻打蛮人。路上偶尔杀两头老虎,劫得老虎蛋,那是巴斗的锦毛球,剖开来像白煮鸡蛋,可是蛋黄是圆的。我弟弟常常不听我的调派,因而争吵起来。他是既不能令,又不受令的,然而他实是秀美可爱,有时候我也让他编个故事:一个旅行的人为老虎追赶,赶着,赶着,泼风似的跑,后头呜呜赶着没等他说完,我已经笑倒了,在他腮上吻一下,把他当个小玩意。

    有了后母之后,我住读的时候多,难得回家,也不知道我弟弟过的是何等样生活。有一次放假回家,大家纷纷告诉他的劣迹,逃学,忤逆,没志气,我比谁都气愤。后来,在饭桌上,为了一点小事,我父亲打了他一个嘴巴。我大大地一震,把饭碗挡住了脸,眼泪往下直淌。我后母笑了起来:“咦,你哭什么?又不是说你!你瞧,他没哭,你倒哭了!“我丢下碗冲到隔壁的浴室里去,栓上了门,无声地抽噎着,我立在镜子面前,看着我自己的脸,看着眼泪滔滔流下来,象电影里的特写。我咬着牙说:我要报仇。有一天我要报仇。

    浴室的玻璃窗临着阳台,啪的一声,一只皮球蹦到玻璃上,又弹回去了。我弟弟在阳台上踢球。他已经忘了那回事了。这一类的事,他是习惯了的。我没有再哭,只感到一阵寒冷的悲哀。

    《中国》

    那是我浪淘沙、深不可测的虎跳峡呀、

    千年史书、万代智慧,

    记载过多少雄文;珍藏过多少华篇。

    黄河哟黄河,对你:

    每一个沙粒,都是丰富而流动的情感。

    是谁说过,读懂黄河的人,是最富有的人;

    是谁说过,读懂黄河的人,是最幸福的人!

    我纵然沦为一个全天下最愚的木纳的诗人,

    今生也要跟你大亲一场;

    今世也要跟你梦过一回......

    我看着缓缓流淌的水滴,

    我问水滴,水滴无痕,汇成溪流;

    我问溪流,溪流无悔,注入江河;

    哦,我终于懂得了你的伟岸无比,

    正在于你有一个容纳百川的胸怀!

    耸峙的奇峰,曾经阻挡过你决胜千里的蹄踏,

    是你挥舞怒涛的巨斧,凿开通往天堑的道路。

    逶迤的峻岭,曾经阻挡过你震天拍地的嘶鸣,

    是你扬起飞瀑的利刃劈开锁住关峡的门闸。

    你以一个拓荒者的魂魄,

    塑成历史的风景,

    你以一个拓荒者的气度,

    挥写历史的丰篇!

    山,躺下去是河,

    河,站起来是山!

    大河为何向东流?

    那是与密西西比河忠诚的去握手;

    大河为何向东流?

    那是莱茵河亲密的呼唤;

    大河为何向东流?

    那是与尼罗河忘情的去对话.....

    黄河选择了大海,那是大海的幸运;

    大海接纳了黄河,那是黄河的光荣!

    哦,就在黄河与全世界的江河纵情狂舞之间

    就在全世界的江河与黄河首妊的转速起舞之时;

    地球分娩出一个古老而有年轻的巨人

    叫中国!

    《丹青梦》

    可我总想给自己留点什么,比如我的文字。

    于是,我耕耘在自己的键盘之上,默默敲击。无数个日子,我推开世事牵绊,在心情飞扬的时候,在小憩品味的片刻,在怅然所失的落寞里,在午后一杯咖啡的浪漫情调中,在黑夜一朵夜来香的绽放下,在一个晴天,在一个雨后,在一阵风起,在片片雪花飘落的瞬间。

    我陶醉在自己的心灵空间,若有所思,心无旁骛。一首诗,一段文字,一个篇章。随着音乐曼妙的起伏,我随心所欲,游走在绮丽的我的世界。我变得孤芳自赏,孤独而又寂寞了。而我享受在自己设定的领域,享受文字带给我的温暖,一次次的醉了,又醉了。行走在执著的文字路上,我清澈的双眸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片蓝天。

    所以,寂寞成为我倾听花开花落的蝴蝶,静看云卷云舒的池莲,远视飞花四溅的蜻蜓,近观四季轮回的枝叶我继续着我的梦,一个没有任何幻想的丹青梦。只是,我并不寂寞,因为有我的寂寞陪伴我。

    在这个有我的梦里,我是快乐而充实的精灵。我可以独坐晓窗静思幸福甜美,我可以飞越时空到达美丽彼岸,我可以妖娆身姿妩媚含笑,我可以清心素面独留芬芳,我可以畅约红尘相思河畔,我可以捧一杯清茶回味淡然。

    陶醉在其中,我常常美丽在自己的天地,那时那刻,我心静如水、清如月。总在有月无月的夜晚,让存爱的忧伤弥漫了我的心,身着素净裙衫,在浮生若梦中穿行。

    喜欢静坐的我,总是用一颗思考的心缅怀过往,珍视现在,俯瞰红尘。让灵动的思绪清澈的涟漪,让墙角的小花悄然开放,让流年的爱刻下心动的旋律。梦着音乐的羽翼,在情感的碧海蓝天里翱翔,打造一个多姿的音乐情感空间,成就一个女人的海阔天空。

    摘取一片枯叶,笑看满树葱郁;拾起一瓣落花,傲视花团锦簇。

    仰望浮云朵朵,飞扬红尘思念;凝思点点感悟,攫取一米阳光。

    也许,下一次,你就在我的丹青梦里出现。

    《公牛泪》

    旁:圆场内充满着人们的欢呼声,尖叫声。场上想起一阵又一阵激烈的掌声,它的眼前是暗红色的挡板,等待光明来到的那一刻。

    牛:是的我是一头公牛,一个生来供人娱乐的东西。

    旁:挡板打开了,他的眼前一篇光亮,是那么的刺眼,满眼晃动的是白色的手帕。想必它的前一个同伴死的很精彩,空旷的圆场中似乎还有它残留的气味。它有些不知所措了,呆呆的移了几步,开始环视四周。

    牛:在这里,我只有奔跑,只有去送死!这就是我的宿命,一头公牛的宿命啊!

    旁:空旷的圆场中多了几个穿着华丽的人,它的命就在他们手中。

    牛:可恶的人类!红色刺激着我,我不顾一切冲了上去。可那红色的东西却闪开了。呵,我真傻,明知道他会抬手,明知道他会闪开,明知道他们是在是在玩弄我!...

    旁:这时场上忽然响起了掌声,人们尖叫起来,公牛再次向四周望去。一个手持长矛全副武装骑在被蒙住双眼的马上。

    牛:我知道,这就是长矛手,他虽然不会结束我,但去会让我很痛苦,他手中的长矛会刺向我的背后,方便接下来的花标手的表演,我在躲,在闪,可那该死的人阴魂不散。我明白了,我不能再后退了,后退,我会更惨,我要攻击!我顶向那可怜的家伙,被蒙住双眼的家伙,无知的家伙,我要顶翻他,顶翻他!

    旁:公牛一次又一次的发起攻击,一次又一次的顶那匹可怜被蒙住双眼的马。上面的人遥遥晃晃,他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努力寻找机会将手中的长矛刺向它---公牛。人们抖动着红色的布吸引它,它顽强的攻击,但终究还是看见了红色。

    牛:我不的不撞向红色.我是斗不过他们的,长矛还是刺进了我的背后,血流了出来,我感觉的到,是热的,咸的,滴在地上,染红了黄色的场子,一滴,一滴。

    旁:长矛手是顽强的,他的表演赢得了掌声,场上响起了欢呼声,花标手出现了。花标手两腿微并,上身后倾,两臂架的很高,展开想鹰的翅膀,两手握住花标尾部,像一座雕塑。场上空气凝结,几乎无人说话。静的甚至它能听到它自己的心跳,血滴和那微风中花标的声音。

    牛:我的血在滴,心在痛。我停了下来,累了,老了,不想在奔跑了。我在喘息,可我又不能停下,我必须奔跑,必须反抗!

    旁:花标鲜艳美丽,过会它会更加鲜艳,花标手仍染没有什么大的动作,只是前后挪了几步。

    牛:我有些放松了,这时他剑一般的冲向我,迅速地将花标插入我的背后,他轻盈地闪开我的犄角,我只觉得从未有过的疼痛穿心而过,只想立刻冲向他将他顶飞。很快,第二对,第三对花标刺进了我的身体,我的心在颤,在抖。

    旁:花标手的动作干净利落,同时也很优美,场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人们开始疯狂了,白色的手帕漫天飞舞。

    牛:疼痛!愤怒!我忍够了。这时我看到了血的颜色,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。他躲过了我的攻击,可恶的斗牛士!花标插在身上,像一根根针挑着我的心。

    旁:斗牛士侧身对着它,右手中的红色左右摇晃,它的头也在摇晃。不定的红色,不定的方向,却是一样的命运!在红色的吸引下,公牛一次又一次的地被耍,这就是公牛的命运啊!它真的没有力气了,脚步踉跄,大口喘着粗气,背上的血仍在汩汩的流着。

    牛:他给了我喘息的时间,退到了场边,我知道,这好比暴风骤雨前的寂静。我快要死了

    旁:席场上又想起了欢呼声,斗牛士又一次出场,右手中握着一个可以置公牛于死地的东西-弯头剑!

    牛:我更大口的喘息着,盯着面前的人-将要结束我生命的人。他面对我,身体微侧,右臂与肩平,小臂与大臂垂直,右手侧握着那把可怕的弯头剑。他要杀了我,把剑刺入我背后的真穴,然后我会慢慢的倒下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他要行动了,我很配合的静止不动,整场我都很配合他,任他将剑刺入我的体内,我感到血似乎流尽了,我跌跌撞撞地在红色的指引下退到场边,我没有倒,这样死去会很壮烈!

    旁:它眼前左右不定的晃动的红色。轰的一声,它倒下了,四肢一起跪在了地上,似乎停止了呼吸。眼前渐渐模糊,是泪水吧......

    牛:模糊,我看到了白色-全场飞扬的白手帕。

来源:互联网
上一篇文章:
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